快手成年板

*** 夫妻俩在厨房里关着门做饭,外婆就在外面戴着老花眼镜织围巾。手里的围巾已经在收尾了,是一条深蓝色的男士围巾,和她之前给安之素织的白色围巾是一个款式。这是她给宋佳人的老公织的,她记得有一次宋佳人来看她,已经结婚了。她就想着给宋佳人的老公织一条围巾的,不过今天她知道自己有孙女婿了,就打算把这条围巾送给孙女婿,回头再重新给宋佳人

的老公织一条。

外婆并不知道,她那时候看成的“宋佳人”其实就是她的外孙女安之素。

叶澜成晚上做了四菜一汤,三荤一素。考虑到外婆的饮食以清淡为主,所以做的都是一些清淡的味。

安之素把用砂锅炖出来的牛骨汤端到了桌上,朝着客厅喊道:“外婆,吃饭啦。”

“嗳,来了。”外婆把这几针打完,放下了手里的活计,摘了老花眼镜,起身朝着餐厅走来。

安之素走过来迎了她几步,扶她在餐椅上坐下,拿了湿毛巾给她擦手,先盛了一碗牛骨汤给她暖胃。

叶澜成端着最后一道青菜出来,安之素也刚好给他盛上汤放下。

“阿成,快吃饭。”外婆现在是越看叶澜成越喜欢,眼睛都笑的眯成了一条线。

叶澜成应了声,在她边上坐了下来。

安之素已经不指望外婆招呼她了,自己给自己盛了一碗汤,坐下吃饭。

素来无肉不欢的安之素承包了牛骨汤里的大骨头,捞到了自己的盘子里,啃的那叫一个畅快淋漓。等啃的只剩下骨头之后,又开始吸里面的骨髓,吸的哧溜哧溜响,饭桌上就能听到她的动静了。

漂亮果宝粉艳迷人

“啃完这根骨头就不许再吃肉了,你怎么还这么偏食,吃点青菜。”外婆见她光吃肉了,皱着眉夹了一筷子青菜给她放碗里。

安之素:……

安之素都快哭了,平常在家叶澜成管她管的死死的,中午给吃了肉,晚上就不给吃了,只有龙颜大悦的时候才能大赦天下,许她多吃点肉。

这好不容易来了外婆这里,叶澜成也难得不限制她了,寻思着能放飞自我来着,结果好了,外婆又管上了。

她就是想吃点肉,咋这么难呢?

“外婆……我中午都没怎么吃……”安之素开始撒娇,满桌子肉,她可不想只吃青菜。

“你又欺负我记性不好,中午那红烧肉,都进了你肚子了吧。”外婆一副“你别欺负我老糊涂”的语气。

安之素:……

外婆,好的老年痴呆症呢,好的记性不好呢。谁您老糊涂的,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

叶澜成只看着她笑,笑的有点幸灾乐祸,还当着她的面,夹了一块排骨,吃的香喷喷的。

安之素捏了捏手,想谋杀亲夫了。

这一顿饭吃下来,可把安之素郁闷的不行,青菜一半都进了她的肚子,肉一半都进了叶澜成的肚子。

她总觉得叶澜成是故意的,平常在家,可从来不见他吃这么多肉,实际上他饭量不大,尤其是晚饭,感觉都是给一日三餐凑数的一顿饭。

于是晚饭吃完之后,安之素坚决不洗碗,把收拾碗筷的活扔给了吃了不少肉的叶澜成,自己打着给外婆洗漱的借躲懒去了。

叶澜成对她那点不忿的心思清楚的很,也不点破,任劳任怨的把碗筷收拾收拾去洗了。

安之素在二楼有一个自己的房间,叶澜成收拾完厨房就上了楼。取了睡衣进了浴室,洗漱完出来,又打开了笔记本,开始处理今天的邮件。

一封邮件没看完,他想起了安之素的事,于是拿起手机给老九打了通电话。

“大少。”那边老九秒接。

“你去调查一下,六年前,叶丽姝或者安听暖有没有来过苏城,见过你们少夫人的外婆。”叶澜成直接交待道。

老九愣了下:“大少怎么想查这事了?”

“你们少夫人怀疑外婆当年是受了什么刺激才得的突发性老年痴呆,你往这方面查一下。”叶澜成叮嘱道。

老九一听这话,当下也是神色一紧:“是,大少。”

交待完了这事,叶澜成又把注意力都放回了工作上,积攒了一天的邮件,他的邮箱里躺了不少加急处理的工作文件。

叶澜成工作的时候是很专注的,等他把所有加急文件都处理完之后,已经是两个时之后的事了。而这个时候安之素还没有回来,他看了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

叶澜成蹙了蹙眉,正要起身下楼去看看,身后的房门就被人轻轻的推开,熟悉的脚步声紧接着就传入了耳畔。

“咦,你还没睡啊。”安之素走进来,把怀里抱着一团毛线放到床上。

叶澜成嗯了声问道:“外婆睡了?”

“睡下了,我先去洗个澡。”应了这么一句,安之素就去衣柜里取了睡衣,然后跑进了浴室。

这浴室的大面积和豪华程度自然是不能和叶澜成的澜庭居相提并论的,只是一间的浴室,也没有浴缸,不能泡澡,安之素就简单的洗了个澡,也不需要洗头发,倒是难得洗了一个战斗澡。

她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叶澜成已经上了床,房间里的灯已被关上,只留了一盏床头灯。他半靠着床头柜,手里拿着的东西,正是安之素先前拿上来的围巾。

“哦,这是外婆给你织的围巾,怎么样,还不错吧。”安之素也脱了拖鞋爬到床上,扯了扯围巾的另外一头道。

“外婆特意给我织的?”叶澜成看了她一眼。

安之素点头一笑:“是啊,我第一次回苏城来看外婆的时候,就和外婆了我们已经结婚的事。只是那时候她把我当成佳人,这条围巾是给佳人的老公织的,现在被你捡到便宜了,哈哈。”

叶澜成:……

他捡什么便宜了,这围巾本来就是给他织的好不好。

“这和你上次戴的白色围巾是同款么?”叶澜成已经拿着围巾打量好一会了,认出来和安之素戴过一次的围巾相差无几。“是啊。外婆的手艺可好了,你别看是自己手工织的,其实比买的还暖和好看。你不戴也别丢啊,反正这个颜色我也挺喜欢,我可以戴啊。”安之素着就要从他手里扯过来。***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